搭建一个关怀、支持的服务平台
以加强患友交流与沟通

蓬姐七岁那年

时间:2015-04-25 16:15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admin
(一)  蓬姐的安排
 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写文字的时候是写周岁还是虚岁,我们宁波人喜欢叫虚岁,七岁,也就六周,但没有过生日就不到六周了。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我一直在二地奔波。和孩子们聚少离多。十月份,我回到了宁海,重新投入到设计行业的工作中。但是蓬姐,还是跟外公和外婆。第一,蓬姐上幼儿园来已经换了二次学校了,再换,让她又重新适应陌生的老师和小朋友,又要重新接受一次身边的新异样眼光,很不公平。所以,换环境的打算就取消了。当然,也有人责备我把孩子丢给父母是很不孝顺的举动,因为,爸爸去年腿骨折后,大半年都在这里不能干活。妈妈照顾二个人确实很辛苦。第二,爸妈认为,我回来,是稳定工作,带孩子除了辛苦,更多的是不方便。所以,很坚持他们带孩子。
        晚饭,准备开饭的时候,我爸说,我们已经跟蓬蓬说过了,她很伤心。我看了一眼低着头的蓬姐,她已经眼里噙满泪水。泪滑下来,她也没有出声,她知道妈妈不喜欢孩子哭。看着她我全部是愧疚。但是她听了我解释,很懂事的点头认可了。扑在我怀里没有作声。
        蓬姐依然在乡下上幼儿园,而我在城里上班。所以,一般都是周六下班了回家,尽可能的把这一天时间给她。有时候,也会让爸妈把她托车上来,带她去潇洒。